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> 走进青原山 >> 民间故事
  • 字体大小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 
  • 打印页面
  • 关闭
高光禅师智救贺家人
发布日期:2013-11-6 15:53:46   访问量:3176    保护视力色:
1927年6月,永新县国民党右派纠集土豪、地方反动势力,搜捕共产党人。16岁的贺怡,当时是永新临时县委委员,也遭到搜捕,祸及家人。曾在民国初年当过安福县长,因爱为老百姓讲几句公道话而被罢官的父亲,这时也禁不住伤心地说:“难道我贺家就这样完了么?我可没有做绝良心的事啊!”曾是大家闺秀,读过四书五经的母亲,双手合一,对着东方边拜边说:“老天爷,保佑我们平安吧!”贺怡望着黑沉的天空,忽然眼睛一亮,说:“我们去吉安找姐姐去,她一定有办法。”
“去吉安,对呀!”贺怡的话,提醒了父亲。他想起吉安有个青原山,山中有一座净居寺,那里有一位姓尹的出家和尚,是本房族中的一位亲戚,论辈份,贺怡叫他表哥,这人老实厚道,再说,寺庙是佛教圣地,一般不会引人注意,可以暂避一下风头。父亲似乎看到了活路,高兴地说:“走,我们去青原山。”贺怡问:“不去找姐姐了?”“你姐姐子珍那里,情况还不清楚,先进青原山再说。”父亲主意已定,他们便连夜赶路。
贺怡的和尚表哥,在殿堂打坐,忽听有人找他,便吓得手脚发抖,连忙躲在一旁,双手合十,口念“阿弥陀佛”,好久才结结巴巴地小声问:“施,施主何人?施主何人?”竟不敢上前相认。贺怡父亲上前双手一拱,亲热地说:“表侄,我是贺焕文呀!”尹和尚一听,又惊又喜,连忙上前叫一声“表叔!”贺怡母亲笑着叫了尹和尚的奶名,并一把拉过女儿说:“银园,快叫表哥。”贺怡清脆地叫了一声“表哥!”可出家人从不敢正眼看女人,更不敢看姑娘,他只“嗯”了一声,连头也不敢抬,只问:“表叔何事深夜进寺?”父亲拉过尹和尚小声地说:“表侄,此处不是说话之地,你可有卧房?”尹和尚虽是出家之人,但心理明白:表叔一家星夜到此,一定有急事。领着表叔几人到自己的斋房。房内还有一位和尚,正在铺上盘腿打坐。父亲心里清楚,表侄一向胆小怕事,不宜直言;又见同室还有生人,只好谎说自己有一怪病,在永新治不好,听说青原山寺中有一位草药郎中,特来就医,因一路耽搁,才摸黑到此。两位和尚让出了自己的卧室,回殿堂去了。贺怡和父亲一路上什么也没有吃,当时只顾脱险,哪里还晓得饥饿,这时静下来,才感到肚子饿得“咕咕”叫,可寺院之中,出家之人,除每日三餐斋饭,哪里还有多余的食物?三人只好忍着,捱到天光。
第二天早上,父亲换了一身土布衣衫,腰上系了一条汗巾,装成农民模样,出门买吃食去了。贺怡见父亲走了,哪里还坐得住。她听见大雄宝殿内不时传出阵阵唱经和敲木鱼的声音,真是好听!便靠在门边,探出身子,向经堂望去。这一望可糟了!正好被一位四十开外的中年和尚,在起身“步朝”时看见。怪事!怎么尹和尚的斋房内,竟有一位白静、漂亮的年轻女子?他立刻走到老方丈身边,小声耳语了一阵。老方丈是个六十开外的老者,脸宽耳大,神色庄重。他听了中年和尚的报告,一句话也不说,继续敲木鱼、念经文。直到“早朝”完毕,才把尹和尚叫到一旁询问。尹和尚只得将表叔的来意如实禀报。
老方丈云游四海,经验丰富,对弟子的回答岂能全信?他早已听说永新一带闹共产党,现在蒋介石又下令追捕这些人,这三人,莫不是来躲避不成?他带着疑问,向尹和尚的斋房走去。这时,贺怡父亲买早点回来,见一老者穿袈裟,项挂佛珠走来,心想这肯定是方丈,便连忙上前施礼,方丈微笑点头,口念“阿弥陀佛”,慢步走进了斋房。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屋内三个生人,尤其注意到眼前这位留着短发的年轻女子,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,方丈从三人的肤色、穿着、举止中,断定三人不是作田农民,但又不好直言盘问,但机智地试探了一句:“三位施主深夜入寺,可有急难之事?”父亲也是明白人,自知日久瞒不住,一旦察觉,反会连累表侄,不如说出真情,听天由命吧!于是双脚“扑通!”一声跪在地上。方丈急忙拉起,说:“施主免礼!施主免礼!”贺怡父亲起身坐下,便将自己的身世及这次躲难的事简要说了。方丈一听,不但没有生气,反倒一脸同情地说:“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!”
坐在一旁的贺怡,一听父亲将真情全部说出,便单刀直入地对方丈说:“师傅,你们念经拜佛,不就是为了普渡众生,让天下人都过上好日子么?可现在,穷苦人正受到帝国主义列强、国民党反动派、地主、豪绅的欺侮、迫害。我们共产党人为穷苦人争天下,惩办恶人,何罪之有?!师傅应该请菩萨保佑我们才是啊!”老方丈见小姑娘不过十六、七岁,竟能如此慷慨陈词,不由得内心暗暗钦佩。他虽出家为僧,不问政治,不介入党派之争,但他想到佛祖的教训 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”,心想,眼前这三人性命,全系老僧一身,遇难相求,岂有不救之理?何况,自己不也是被官府逼得走投无路,才遁入空门的么?于是,他一把拉过贺怡父亲的手,说:“施主莫急,本寺普渡众生,救人水火,老衲当尽力而为之,只是此处过往人杂,不宜安顿,还烦施主移驾跟我上楼,到厢房暂息一时再作计议。”方丈将三人带到二楼靠山的一间木板房内,又说:“此乃老衲闲室,杂人罕至,比较安全,就委屈三位施主了。”父贺家人见方丈这样好心关照,十分感激,当即拿出一叠钞票,塞到方丈手中,说:“法师宽宏大量,这点小意思,还请笑纳,日后如有出头之日,定当厚报!”方丈那肯收钱,微微一笑,说:“出家之人,普渡众生为天职,钱财乃身外之物,施主见外了。”说完,便去安排三人的膳食去了。
几天后,贺家人才知道,这位方丈叫高光禅师。
贺家三人,在青居寺住下了。可贺怡的心,却怎么也安静不下来,他时时惦记着永新的革命斗争,惦记着狱中的哥哥和同志们。她几次想下山去寻找姐姐贺子珍,去打听永新县城的情况,但父母执意阻拦,加上城里敌情不明,才不敢贸然行动。一晃几个月过去,贺怡实在憋不住了,便趁父母不在时,换了一身村姑服装,扮成敬香拜佛的模样,在寺中到处巡游,碰到山外来的香客,她便笑着探问吉安城内的情况。从那些零星的信息中,贺怡大致知道吉安城内还比较稳定,南昌“八一起义”虽然失败了,但吉安的地下党活动仍很活跃。贺怡再也沉不住了,决心出山进城,去找党组织。
一天,贺怡独自来到青原山中的一座尼姑庵。这庵里有三个尼姑,她们发现一个年轻俊秀的女子,突然走进庵来,有些吃惊。贺怡脸带微笑地自我介绍,又分别问起三位尼姑的姓名、年龄和身世。原来,这庵主姓黄叫水秀,那个四十来岁的尼姑,姓李名根凤,最小的只有二十八岁,名叫健妹子。三人全是苦人家出身。贺怡亲切地跟她们讲起:穷苦人翻身求解放的道理,还把自己身世讲了。尼姑们一听她是共产党,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。贺怡禁不住流下眼泪,说:“我是落难之人,几位仙姑良心好,还请你们多多关照和帮助。”贺怡的几番苦口婆心,打动了三位尼姑的心,都说:“姑娘有咋个难事,我们帮忙就是。”贺怡提出要借一套尼姑服。三位尼姑转身就拿来了三套,贺怡比试了一下,健妹子的最合身。
几天后,贺怡找到一个机会,在庵主黄水秀的陪同下,穿着尼姑服,溜出青原山,来到吉安城,通过地下党员刘铁匠,找到了吉安地下党组织。
贺家人后来每说及此事,无不感激高光禅师深明大义,智救落难之人。
微信公众号
扫一扫立即加入